何尊:刻于“心中”的“中国”

币游国际官方客户端

2021-07-08

金文“国”字(4月24日摄)。 金文“中”字(4月24日摄)。

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内展出的何尊(4月24日摄)。 本组照片均为新华社记者刘潇摄  新华社记者姜辰蓉、刘潇  上下5000年,“中国”之称从何而来?在浩如烟海的典籍、文物中,究竟能否找到“中国”最早的出处?有这样一件青铜器,解答了人们的“千古疑惑”。 剥离外表的锈迹,透过历史的沧桑,它展露出深藏的一颗“中国心”。 它所铭记的,是3000年前,两位少年关于如何使国家兴盛、传承父辈荣耀的对话。   它就是保存在陕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的西周早期青铜器何尊。

相逢仍未识  在陕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,作为中国首批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——何尊放置于单独的高台展柜之中。 许多人慕名而来,在此驻足流连。   这一声名显赫的青铜酒器,外形十分端庄。

它通高厘米、口径厘米、圈足底径20×20厘米,重千克。

尊器身呈椭方形,圆口外侈,四面中线起透雕脊棱,口沿下均棱脊间隔,颈饰兽型蕉叶纹,其下与蛇纹相结合,中段和圈足饰大兽面纹,全器纹饰以细雷纹为底。

纹饰采用高浮雕手法,使兽面巨目利爪,粗大的卷角翘出器面。

“何尊造型凝重雄奇,纹饰严谨,富有变化,是西周早期贵族‘何’铸造的一件豪华典雅的青铜酒器。

”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长陈亮说。   与酒文化相关的尊,自古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中不断被吟咏。 “银烛吐青烟,金尊对绮筵”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等。

这里的尊、樽,虽字形不同,但都指的是盛酒的容器。

“尊作为专名,是敞口、高颈、圈足的大型酒器。 由于酒在祭祀活动中的重要作用,盛酒的青铜尊便成为先秦社会礼仪的象征。

‘尊彝’也成为商周青铜礼器的通称,并衍生出现代汉语中的‘尊敬’‘尊贵’‘尊严’等词语。

”陈亮说。

  何尊,1963年出土于宝鸡市贾村镇。 发现之初,何尊曾被村民拿回家中装粮食,两年后又流落到废品收购站,差点就被销毁。

恰逢宝鸡市博物馆的专家到收购站寻宝,何尊才以30元钱的身价被专家购回。

当时,何尊周身被一层锈迹覆盖,专家也并未发现它的不凡,只认为这是一件西周时期的青铜尊。 腹内藏乾坤  逃过一劫的何尊,在十年后才终于展露出其“腹内乾坤”。

1975年,国家文物局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“全国新出土文物汇报展”,这件青铜器被调往北京展出。

由于年代久远,铜器表面被腐蚀严重,在展览前,它被送到故宫博物院的修复部作除锈处理。

  没想到的是,清理掉表层的斑斑锈迹后,何尊的内底100多平方厘米的面积上竟然刻有12行共122字的铭文。 这段铭文记载了周成王营建洛邑,建造陪都的重要历史事件,极具史料价值。   铭文大意是成王五年四月,周王开始在成周营建都城,对武王进行丰福之祭。 周王于丙戌日在京宫大室中对何进行训诰,内容讲到何的先公公氏追随文王,文王受上天大命统治天下。

武王灭商后则告祭于天,以此地作为天下的中心,统治民众。

周王赏赐何贝30朋,何因此做尊,以作纪念。   有专家认为,铭文中的周王,是周成王姬诵。

那时的姬诵才十几岁,但已开始励精图治,并依照父王姬发临终的遗愿,在距离当时王朝都城300多公里以外的洛阳建一座城市,用以管理广大的领土。   陈亮说,从铭文可知,营建新都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抉择,对于维护和巩固西周王朝至关重要。

  被周王看重并召见的同宗贵族何,也是年轻人。

他专门铸造了一件青铜尊,在尊底有限的范围里,记载了这次召见和告诫。 当时那两位年轻人,也许并不能意识到,他们的举动会给这片土地上的后来者,带来怎样深远的影响。 “宅兹中国”  何尊上的铭文“宅兹中国”,是目前所知“中国”一词的最早出现。 “历史的长河中,古人总在不经意间,为后人留下一些线索。

何尊给了人们惊喜。 ”陈亮笑着说。

  研究表明,“中”和“国”字最早都是象形文字。

“中”本来是一面特殊的大旗,作为召集部族民众的标志。

人群集合时,这面大旗被围在中心。 旗飘扬在部落中央,既是氏族的标志,也是指示氏族成员外出归家的方向。

“中”此后便延伸出中央、中心、最重要等意义。   “国”字的繁体形式“國”,中间的口代表人,口下面的一横代表人们繁衍生息所依附的土地,土地如此重要,必须有人手持兵器戈来保卫,最后修筑一圈城墙来防卫。

用围墙围起来,有兵戈保护,有人口居住的土地,即是一座城,古代称“國”。

在殷商甲骨文卜辞里,“中”和“国”都没有放在一起连用,铸造于公元前1038年的何尊铭文第一次出现“中国”。   陈亮说,这里的“中国”一词,还并不是我们如今的意思。

在华夏民族形成的初期,“中国”最初只是一个方位区划上的概念,即中央之城或中央之邦。

  文献典籍中的“中国”最早见于《诗经》《尚书》《左传》等,而这些典籍的成书年代都比较晚。 何尊铭文中最早的“中国”一词,既体现了周王朝统治者的治国理念,也标志着早期“中国”概念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关键节点。 镌刻“心中”的“中国”  最初的意义也许不同,但在历史的长河中,“中国”二字从地理中心、政治中心派生出文化中心的意义愈加不凡。

  秦汉以来我国形成高度中央集权化的统一国家之后,“中国”一词便具有了新的含义,演变成以华夏民族为主、多民族居住的统一国家的专有名词。 《史记·天官书》:“其后秦遂以兵灭六王,并中国,外攘四夷。

”《史记·郦生陆贾列传》:“及高祖时,中国初定,尉他平南越,因王之”,“陆生曰:皇帝起丰沛……统理中国。 中国之人以亿计,地方万里……”《汉书·武帝纪》引汉武帝之诏曰:“今中国一统而北边未安,朕甚悼之。

”《汉书·食货志下》云:“中国缮道馈粮,远者三千,近者千余里,皆仰给大农。

”  直至清末,“中国”二字被正式用作国名,出现在官方文书当中。   业内人士认为,何尊的伟大在于它的铭文价值,仅仅两个字,承载着“中国”的文脉。 自何尊开始,“中国”两个字发展到今天,与中国的国土、人口、民族、文化、历史密切相关,其所蕴含的意义,并不能简单以地域面积或者地理坐标归纳,更是一部鲜活的国家和民族发展史。   3000年前,一抔黄土封住了一件青铜尊的光芒。

根植于华夏子孙心中的字符——“中国”,被镌刻于方寸之间。 3000年后,它诞生和深藏的广袤土地、空间,以它刻于“心中”的“中国”二字为名。

  这两个字也深刻于亿万人心中。 “去年何尊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,非常轰动,掀起了一阵热潮。 除了本身文物价值,在家国的意义上,何尊更是不可替代、无法撼动的。 ”陈亮说。 新华社西安电责任编辑:李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