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舞剧《驼道》“一改”修改会专家发言摘编

币游国际官方客户端

2021-05-26

  以小见大呼应时代精神  韩生(上海戏剧学院教授):  舞剧《驼道》拥有以小见大的特点。

大题材、大环境、大背景,落在一个微观的小故事上,展现出丝绸之路从古至今的意义与故事。

作品既有“一带一路”的时代背景,又与传统文化紧密相关,在爱情故事的背后有不同的民族文化,繁荣的商贸往来,以及人类共同的情感。   丝绸之路这个题材非常大,但与该剧剧情融合得很好。 应当着重依靠人物的服饰、舞蹈、音乐展现驼道沿途鲜明的地理与文化差异,从而延伸出更多新的创作语汇。

要找到剧情跟主题线的对接之处,以舞蹈表达驼道沿途发生的故事和情感,以及几个主人公身上体现出的开放、包容、合作、共赢的时代精神。

  剧情人物处理有亮点民族风格差异需注重  马啸(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副教授):  剧中没有将民族服饰的符号性差别表现出来。 哈萨克族和蒙古族在衣着风格和舞蹈风格上是有差异的,比如,蒙古族衣服上的花纹图案和哈萨克族是完全不一样的,舞蹈的律动、绕腕方式等也有差别。 不同民族的生活习惯和方式不同,其体态特征、动作语言、音乐旋律和节奏的处理方式以及情感和审美的表达都有不同。   剧情方面,两对情侣的性格很有意思,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有新意,四个人的互动,是该部舞剧的亮点之一,应紧紧抓住这一点延展开来。   此外,在表现沙尘暴情节时,各个人物的挣扎与救援处理得有些突兀,也没有全景镜头,让人心生遗憾。

  写意驼道上的传承烘托民族间的情感  韩真(原海军政治部文工团编导):  民族舞剧《驼道》以悠远苍茫的写意气质,展示了在驼道上发生的故事,体现出对生死、爱情、未来的思考,非常打动人心。

  如果道尔吉是这条路上的根,金花银花两姐妹则代表了生命的延续,在他们的身上,我们看到了各民族的善良和美好。

水生可以视作一位传承者,他虽然不是蒙古族,但他与银花的结合就是民族融合的象征。

驼道边的胡杨树也可作为一个符号,它就像这条路上的一个坐标,看惯了生死,依然承受着大漠风沙的呼啸。 胡杨树蕴含了丰富博大的情感,可以借助这一符号,表达更加深刻有力的情感。 此外,我认为该剧的画面可以更加写意,给予本剧更强烈的文学色彩。   艺术张力强烈编舞有待提升  刘晶(广东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、一级演员):  民族舞剧《驼道》以“驼道茶情”为主线,展现出生命个体与历史间的关系简约醇厚,凸显了舞剧中的深度厚度和力度,形成了强烈的艺术张力。

  这部舞剧优点很多,但编排上也存在一些问题。 首先,剧中的舞段以展示性的内容居多,但很多都不是因剧情需要而推进展开的。 舞剧的编排要在舞段中看出剧情的层次与戏剧走向,编舞需要更加贴合剧情。

同时,剧中角色偏多,使得主要角色的戏份不集中。 此外,可以集中提炼双人舞的舞段,让剧情和人物设计更加合理。   全剧有较强的地域性和民族性,但是现在戏剧表演的部分太多了,建议进一步深挖深究,提升全剧的可视性和连贯性。

  音乐要呼应舞蹈要求更要具有独特的个性  郝维亚(中央音乐学院作曲教研室主任、教授):  音乐和舞蹈之间的关系,就是作曲家和舞蹈导演以及编剧的关系。 音乐首先要反应舞蹈内容,但肯定不能满足于此。 音乐除了表达和表现舞蹈的基本规律和基本剧情以外,还要有表现自身存在的价值,即音乐本身要有强大的表现力,要符合音乐的规矩和逻辑。 作曲家要有个人独特的创作风格。 作曲家可能会受到舞蹈编导的影响,但是不能只是简单地把舞蹈编导的要求做出来,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独特理解,用艺术个性重新构架音乐。